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刀剑乱舞/烛青】Roulette(六)[完结]

cp过去了快一个月了,本子基本完售啦!把终章放出来~

发完这个我要把前面的每一章都更新成修正版的(笑哭)很多细节和伏笔都有所改动……

===

1.

这是背负着秘密与试探的一次短暂对视,或者说,一次目光的交接。青江的视线下移,看向烛台切握住左轮手枪的左手。Lily作为规则的制定者,此时正在用愉悦的目光审视她所制造的这场对决。

“你们的表情真有趣。”

明明是没有任何表情的两个人,被这样评价,与讥讽并无二致。烛台切平静地看着Lily。

“不检查一下子弹吗?”

青江放在桌下的手移向了皮带扣右侧。隔着衣物,他握紧了别在腰前的Beretta Nano。精巧的枪柄隐没在他的白色衬衫之间。这把...

这次本子的封面原图!渊太太发微博被和谐了好几次,真的这么牙白吗……😂😂
感谢渊太太🙏🏻😊😇无论看多少遍还是好喜欢!

转载自:阿渊同学提不起劲

是终宣!

烛青小说本《烟吻》,cp:烛台切光忠xにっかり青江。cp20两日直参,摊位【F06-07】。因为是冷cp,这次除去Staff们的样刊以外一共35套,如果有余本会通贩。字数4.5w↑↓,页数85p↑↓,价格30RMB,其他详细内容+试阅读请点开大图。随刊附送封面图明信片一张。

(本子的分级是R18,宣图上忘记写了……)

封面图 @阿渊同学提不起劲 ,校对@你們都是我雷陣陣的寶貝  ,设计+宣图 @鹿易斯  ,排版 @蹬腿子  。非常非常感谢大家的帮助和支持(鞠躬)给你们添麻烦了!...

【刀剑乱舞/烛青】Roulette(五)

倒数第二章

===

1.

那朵金属制的罂粟花胸针闪着锋利的冷意,别在了这个女人的黑色小西装胸口。这是反战的标志物,青江注视着它,却能感觉到缓慢的杀意。还有那双红色高跟鞋,对比过于强烈的颜色在这个昏暗的布景下显眼得格格不入,突兀得像一瓶破碎的红酒。

“幸会,我是你们所说的Black Jack。”

她笑着开口了,声音比青江想象得要冷静许多。青江知道这大概就是那个匿名的观众,那双无形的眼睛。在想要礼貌回应之前,青江看见了她抬起手,轻轻拉过了烛台切的深蓝色领带。这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烛台切配合地俯下身去。他洁白的衬衫领上被印上了一个玫红色的唇印。

“好久不见……光忠。”


2.

“...

【刀剑乱舞/烛青】身高差

七千字的甜饼

===

1.

“19厘米?”

“嗯,19厘米。”

青江仰头看着烛台切,抬手摸摸自己的头顶,又问了一句:“19厘米?”

“是的,19厘米哦。”烛台切看着他抬起手,横着比划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差,“大概这么多。”

原本纵向的距离被横向地具体化了,因此看起来差得更多。青江看了看烛台切双手之间的距离,又看了看身高测量表上两道小小横杠的差距。

“19,厘米。”烛台切重复着,拍了拍青江的肩膀:“——好了,去下一项吧?好像是量血压,在隔壁房间里。”


2.

拿到了自己体检表的青江有些发呆。他刚刚到这个本丸里不到一年,参加例行的年度体检大会还是第一次。身体各项指标被数据和图表...

【刀剑乱舞/烛青】主从关系(R18)

一辆车,最后放地址

===


“今天,不可以接吻。”

在开始之前,青江先行对烛台切做出指示。烛台切的眼里虽然闪过了困惑,但仍然顺从地点点头。他小心翼翼地亲吻着青江的耳侧,轻轻拆解开青江的领带。青江自己从一边拉下了领带的一端,给上身赤裸的烛台切松松系在脖颈处。

“这是项圈。”青江认真地说。

烛台切笑了一下,愉悦地接受了这个设定。领带的一角被青江牵住了,如同主从关系被可视化地宣布。他不能去亲吻青江的唇,所以只是贴着脸颊一下又一下地啄吻着,像动物之间一样厮磨。从耳廓到颈项,青江好看的脖颈线条隐没在白色衬衫的领口之中。

“……也不要脱衬衫。”

在烛台切想要替他脱掉衣物时,青江又说了一句...

在十年一度的烛青日里发一下一宣

===

烛青文本《烟吻》。虽然本宣图上没写,但字数(预测)是4~5w,110p左右。收录我自己比较喜欢的几篇旧文,连载+番外,还有硬盘文,和几辆小车。个别篇内容有优化调整。
(图上没写那么多是因为,我太多屯粮的名字叫“无题”了_(:зゝ∠)_)
封面图画手: @阿渊同学提不起劲 宣图: @鹿易斯 
如果顺利会首发cp20,会不会通贩还没想好(印多少本也还没想好,不知道20本会不会糊墙……)
本来是想做个冷cp推广向小料,但好像字数会超,所以干脆变成小文本好了。之后的二宣会放出更加具体的信息,包括试阅特典赠品之类。LFT也会继续

【刀剑乱舞/烛青】课后辅导的正确方式(二)

我发现仅仅是上中下好像写不完了……

这章大概都是宗三(?)

===


1.

宗三经常在晚上九点后来画室画画。因为没什么人的缘故,这个时候的安静和自由符合他一贯的喜好。画室离公寓也只有二十分钟路程,即使是走路回去也并不麻烦。空荡荡的画室里,宗三正在全神贯注地架起画板。

门是被青江撞开的,在宗三刚放上画纸的时候。青江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差点一脚踩到宗三的颜料盒。

“宗三……”

青江有气无力地开了口。

宗三眼疾手快,把即将遭殃的颜料盒嗖地抽了回来,放到了一边:

“你怎么来了?”

“我看不进去书。”

青江把手里的书丢进宗三怀里,坐在旁边叹气。

宗三低头翻了翻书:“歌仙的?”...

【刀剑乱舞/烛青】课后辅导的正确方式(一)

校园paro。本来是情人节贺文,但是因为自己的爆字数体质,只好先分章节……

           虽然这章全都是歌仙    

===

1.

青江专心地拆着手里的巧克力,银色的锡纸包装被他揉成一团。他刚咬下一块,就感觉脑袋后面被敲了一下。青江差点噎住,回头看见后排歌仙的脸。

“这节课是比较文学,你也来上?”

“上节课是我的美术史啊。”

“那是上节课了。喂,你接下来还有其他课吧?再不过去要迟到了。”

“不想去了——这个教室里比...

【刀剑乱舞/烛青】Roulette(四)

1.

“烛台切君,这是什么?”

“液相色谱仪。”

“这个呢?”

“气相色谱仪。你不是见过这个吗?也能查酒驾。”

“那,这个呢?”

“毛细管电泳仪……你以前上课是怎么上的?”

烛台切拉下口罩,表情有些严肃地看着坐在床上的青江。青江笑起来,乖乖把左手臂伸出来架在床上的活动桌上,向上捋起白衬衫的袖子:“想再听烛台切医生说一遍而已。”

“别乱动。”烛台切重新戴上口罩,低头把止血带拿出来,在青江的手臂内侧比划。在那里略显苍白的肌肤下,青江的青色静脉能用肉眼就看得清楚。被绑上止血带后,似乎显得更为半透明,那些血管的痕迹沿着几道旧伤痕延伸着,一直埋没进青江的黑色半掌手套里。

“唔,好紧……...

知道了一个新的玩法叫做击鼓传粮……具体玩法是第一棒随便写/画,下一棒提取关键词,再写/画…………

好想搞事(等等

【刀剑乱舞/烛青】无题 (一篇一万字的……R18)

放飞自我,没什么复杂的剧情内容,都是滚床单,都是肉,一万字全都是肉。

简单的设定介绍:现代paro,青比烛年龄大两岁。烛台切暗恋青江,青江也对烛台切有好感。两个人来了一发然后互相确认心意的故事。(究竟怎么搞了一万字我也不知道)

特别鸣谢 @鹿野_____ 陪我一起熬夜开脑洞交流炖肉意见,才有了这辆劳斯莱斯加长版。

*LFT防和谐只放出部分,全篇请戳文末的链接

===

这一个深夜,青江突如其来的拜访让烛台切有些措手不及。

门铃不紧不慢,但持续不断地响着。烛台切放弃了拿出西装穿戴整齐的打算,只穿着居家服去给青江开了门。

 “还没睡吗?烛台切君。”

青江...

【刀剑乱舞/烛青】恋爱脑

刚刚点了很多推荐,刷屏抱歉,赶紧发个粮!

延续了烟吻的职人设定,可以看作是后续的一篇文……

我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的职场paro。

大概是傻白甜?恭喜烛台切邀请同居成功

===


1.

和青江交往后的第三晚,烛台切失眠了。凌晨三点的夜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不知道多少次,忍不住又拿起枕边的手机。荧荧的屏幕上,青江两小时前发来的短信仍然亮得晃眼。

「那我睡啦,明天见。」

烛台切看了好几遍,才把手机扣在胸前,闭起眼强迫自己入睡。他努力不去想象青江回短信时的样子,可是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人的青绿色长发,与猫瞳一般的眼睛。

几乎是不用太费力,烛台切就感觉自己看见青江了——他会在被窝里缩...

【刀剑乱舞/烛青】Roulette(三)[R15]

失踪人口回归系列

不会弃坑,人格保证

总之这段时间发生了形形色色的事,但我回来了……我不会走了

我超级爱烛青


*本章可能R15


===


1.

“既然已经确认是卧底了,烛台切君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总不会还想留他一条命吧?”

“我自有打算。”烛台切挂掉了电话,看着伏在地上的身影。青江已经被如约送了回来。他的眼睛微闭,双手被紧紧捆束在背后,呼吸平稳微弱。

烛台切慢慢蹲下身,把青江背后的绳索解开。残破的袖口露出一点骇人的红痕,昭告着先前受过怎样的对待。

烛台切从没觉得安静是这样折磨人的一件事。他拍了拍青江的肩膀,又在他耳边“喂”了一声。他多少带着一点歉疚——为自己的那些话...

【刀剑乱舞/烛青】Roulette(二)

1.

因无法看进你的眼底,所以谜题是永远的谜题。


2.

青江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就得到了自由——说得更具体点,是名为释放实则软禁的自由。前一晚,他还承受着肺部火热灼烫的疼痛,在烛台切冷漠的注视下咳出一口鲜血。他不知道这是他的本意,还是演给未知的监控摄像头而已。那个人在这里不是独立的个体,他背负着自己所不知晓的秘密。

既然要表演针锋相对,那么只要尽情入戏就好。

再度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身处的场景已经变成了一间整洁简单的卧室,只不过没有任何窗户。即使天花板的灯在持续地发亮,这个房间里的阴暗和逼仄仍然带着紧张的压迫感。青江从床上微微支起身体,大概因为躺了太久,力气的控制变...

© L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