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压切青] 向日葵花田

我说不出话的感动,我永远喜欢一颗太太……

一颗:

※梗自av17582449【末尾小段歌词】


※OOC注意


 @Lac   同太太写联文,算是莫名其妙的上半段!














——————————












  “为什么在这种地方?”

  一上来就是率直的无情询问句。仰面躺在木质长廊上的笑面青江睁开异色的眼睛,静静地仰望着遮住午后阳光的压切长谷部。

  “原本,今天是农当番的安排吧。”

  长谷部的发梢,在光线的照耀下被染上了相当肃穆透明的金色。与此形成对比的则是笼罩在阴影中一丝不苟的面孔,有点像生活在黑暗之中的武士、家主最得力的下臣,或者画卷一角隐藏着的忍者。

  这个对比放在他身上可真有趣啊。

  “陆奥守忘记告诉你了吗?他想和我换一天呢。因为很期待春日的田地…之类的理由?”

  用一贯的语气轻松回答着,青江变回了坐着的姿势。假如说是鹤丸想看初春土地,那么严谨的长谷部肯定不会相信。但是对象是那个几乎可以说对农务最有兴趣的陆奥守,所以这样的小交换倒是变得更值得相信了几分。

  长谷部看上去有些头痛的叹了一口气:“下次再有这种变动,尽量早点告诉我。”

  他找了我好久。

  在这个间隙,青江有些突兀地想到。按照长谷部的性格来说,即便本人没有任何的工作,他也一定会认认真真的确认各职务有的确有人在做。假设他发现原本应该在田地的青江不见踪影,绝对会刻不容缓的踏上寻找的路途。

  他会找过地面上映射出纸拉门影子的榻榻米房间、经常有人偷懒的阴凉的树下、马厩后会有凉风通过的空地,甚至存放晒好的被褥的隔间。

  青江回想起那个充盈着淡淡香气的隔间,以及一次偶然被抓到偷懒的明石国行。长谷部拉开隔间的纸门,明石国行就惊愕地抬起头——然后他掉出来。

  “如果之后没什么事的话,就一起坐一会吧。”当青江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这样对长谷部说了。

  压切长谷部微微皱起眉毛看着他,时间久到青江以为他会拒绝。但最后长谷部只是有些拘谨地坐在了旁边,用标准的正坐姿势。

  初春的阳光投映在青江身侧的茶杯上,然后在边缘的位置折了一下,暖融融地汇聚在圆凹的杯底,茶汤的颜色看上去非常接近浅金。长谷部腰板挺直,几乎目不斜视的远望着春意融融的庭院景象。

  “这茶是哪里来的?”

  气氛像是他们准备保持沉默到永远,但是长谷部出乎意料地发问。

  青江相当白皙但有力的手指在杯沿轻轻抹过半圈,于是指腹多了一丁点湿润的痕迹。他用嘴唇碰了碰沾到皮肤上的茶水,淡雅的香气仿佛渗透了嘴唇表皮。

  “是刚刚莺丸拿来的,说请尝尝看。在那之后,栗田口家的孩子们又经过了,放下了一些粗点心。”

  长谷部看上去有点惊讶地挑了挑眉毛,他不太能想象在自己来之前有多少人经过,才能凑成这一出简单的单人茶会。青江把一块稍微压碎了一点的仙贝推给长谷部,笑意从他细长的眼角里溢出来。长谷部收下仙贝。

  有清凉的风吹过长廊。仔细分辨的话能闻出少许泥土湿润的香味,连带捎来了不远处其他刀剑男士的笑闹声。长谷部把仙贝在膝盖上放了一会,又好像因为二人之间的寂静在窘迫一般,动手拆开了包着点心的塑料纸。

  “长谷部君啊,想没想过我们的未来呢?”

  青江的声音在塑料纸清脆的折皱声里响起,让长谷部的动作停顿了下来。

  “未来?”

  “正是如此。获得了人类的形态和身份,能够像这样的交流和感受自然,不就理所当然的会开始思考一些有的没的吗?”

  拆了一半的仙贝又被放回膝盖上,长谷部因为这个问题而陷入疑惑状态。

  “…你又是怎么想的?”

  青色长发的男性轻松地笑起来,他偏过头看着长谷部端正的姿态,声调和语气拿捏的十分温柔。

  “我吗?嗯…我啊,想看看向日葵花田之类的呢,曾经在叫做写真集的书上见过。那种花,花瓣的颜色很像狮子王对吧?十分有活力。向日葵花田有一种狮子王田野的感觉。”

  听完这个相当莫名的回答,长谷部不由微微皱起了眉毛,显然没觉得狮子王田野能让人很放松。

  “现在的农田里没有地方能大规模种植向日葵了。”

  他有点不近人情的直白指出事实,不料这个回答引发了青江弧度更大的微笑。

  长谷部此刻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对方扬起的唇角与柔软披散下来的头发,感到青江的发丝在阳光映照下,呈现出一种接近草芽的明快色彩。

  “我啊,可不是说要看本丸里的向日葵花田。别的地方也可以,应该会是很壮观的景象。”

  “你这话的意思是——”

  长谷部板起的脸使人想到一种严肃的雕塑,他的脸差不多完全笼罩在阴凉的影子中,青江看得出他是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

  “意思就是那样。假如到时候的话,长谷部会跟我一起去吗?”

  青江笑眯眯、当然也有些恶趣味的继续追问,长谷部则拧着眉毛没有回答。仙贝从他的腿上滑下来,砸到地板造成了对自身的二次伤害。青江捡起一小块粘着海苔那部分的碎片送进嘴里,不紧不慢地咀嚼。

  “那副严肃的样子可真吓人。喝点茶吧,莺丸的茶味道很好。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请用我的杯子,长谷部君。”

评论
热度 ( 10 )
  1. Lac一颗 转载了此文字
    我说不出话的感动,我永远喜欢一颗太太……

© L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