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刀剑乱舞/宗江】无人之境

想写出恋爱中的二人,和最后被江雪救赎的宗三。

 宗三在被江雪温柔地保护着呢。 
 

题目灵感来自陈奕迅的《无人之境》,实在是太喜欢这首歌的作词,听的时候就想到了江雪和宗三二人。歌词会在正文结束后附加上,希望能向大家传递到一点共鸣。

===

1

宗三呢喃了一声梦呓,翻过身抱住江雪的手臂,微闭的双眼隐在了他粉色的、柔软的发丝里。夜色寂然,他搭在额前的头发被江雪的手指拨开了一缕。在印上了一枚安静的亲吻后,江雪合上眼,揽过了弟弟瘦削的肩膀。

怀里的异色眼瞳突然睁开了,宗三伸出双臂搂住了江雪的脖颈。

“原来兄长也会做偷袭这样的事。”

江雪还未来得及回答,话语就被宗三贴过来的亲吻堵在了口中。宗三的舌尖灵巧得像一尾小鱼,游刃有余地钻进江雪的唇齿,在他的口腔里先是轻盈地打着转,而后变成强势的掠夺。这个吻来得太过忽然,江雪只能狼狈地应付着,仍然被吻得喘不上气。“急袭”——这是江雪脑海里做出的唯一的理智判断。但它转瞬被淹没在二人炙热的吐息之间。

“等……”

唇舌交叠的间隙之间,江雪一度想说些什么,都被宗三用热烈的亲吻夺走了声音。宗三睡前解开的束发此刻纷散着,与江雪同样倾泻的长发在夜色中纠缠在一起。

 这个吻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直到两人都有些薄汗涔涔,宗三才给了江雪呼吸的机会。 

“……胡闹。”江雪偏过头,轻轻地喘息着。他感觉嘴里好像噙到了一根细软的发丝,带来些微的异物感。江雪伸出手想拿开它,悬在空中的手却又被身上的宗三捉住,用力按在了榻上。

“宗三左文字的反击战,成功。”宗三带着一点得意的声音在耳边传来。江雪气结,却也知道是自己偷吻在先,无立场进行正义的谴责。他沉默了片刻,轻轻开口。

“若宗三不喜欢的话,以后我不再‘偷袭’便是。”

江雪吃定宗三听不了这样的话,而他内心早已准备了后续的说辞。宗三果然敛起了刚才的笑,可江雪只过一秒,心下就暗叫不好——可是宗三已经跨在了自己身上。他抬起手,将散下来的水粉色头发向后束起扎好。这是个危险的信号。

宗三的舌尖暧昧地舔过薄薄的上唇,青蓝异色的瞳孔在暗夜里闪烁着光芒。

“那就堂堂正正地和我‘演练’吧,兄长大人。”

这是江雪被再度吻上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2.

江雪醒来时,宗三还伏在自己身上熟睡。而他只觉得肩膀和腰都很痛——不要说宗三昨晚冲动下不甚温柔的动作,自己的衣衫早被扯下肩膀,大片肌肤裸露在清晨微冷的空气里。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江雪看着弟弟发尾后露出的一小块脖颈出神。宗三此刻睡得很沉,平稳的呼吸声听起来极度满足。 

算了。

一直以来都是三兄弟一起睡,昨晚小夜被拉去和短刀的孩子们合宿,两人的确是很久没有一起过夜了。江雪又叹了一声气,就当是自己给宗三找了个借口,由他去吧。

江雪把手搭在了宗三的头发上抚摸着,在他耳边轻轻开口。

“宗三,起床了。我还要出阵。”
“宗三?”
江雪试着叫了两三次,都没能把弟弟从酣睡里叫醒。阳光已经开始斜斜地照进窗里,随着晨鸟的啼鸣,天完全亮了。大概再过不了多久,小夜就要来敲自己的门。
这家伙……
揣测着宗三今日估计不会被安排出阵,江雪打算只把自己从他的怀里拯救出来。他扶住宗三的身体稍稍用力,刚想将人推开,下一秒就被宗三手脚并用地缠住。

“宗三!”

“今天你回来后,我们去后山转转吧。听说晚上有萤火虫,一定很美啊。我想去很久了。”自己的愠怒完全被无视了,宗三的声音带着慵懒,可是措辞却很清楚。好像在向兄长宣读一项规划已久的决议。

“你先起来。”

“你先答应我。”

“不要胡闹。今日我要去博多湾,这是主上的……”

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他又被宗三的吻堵上了双唇。“又来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伸手扣住了宗三的后脑。这个吻比起昨晚的相当轻柔,江雪能感觉到宗三的动作里带着一点宠爱与疼惜。

“去看看萤火虫,好吗?去看看那些很短暂,又很美丽的生命……”宗三的声音很轻。

江雪说不出拒绝的话,他轻抚着宗三的头发,点点头。

“等我回来。”


3. 

“这样呀,就像约会一样呢。”

宗三微笑着,抬起二人牵起的手,在江雪的手背上轻轻落吻。

“兄长大概不知道这个词吧。互相喜欢的人,一起这样单独出来……就是这样的呢。”

宗三现在的笑容是江雪很少见过的,他恍惚间以为自己看见了少年时代的宗三。澄澈得像琥珀一样的孩子。江雪的表情柔和起来。

“受教了。”

此时此刻,只有他们两人。夜已深,月色十分悠远,云朵模糊了它的清澈,只留下朦胧的轮廓。远处的萤火虫转着圈,轻快地用荧光点缀着黑暗的山涧与河流。那些脆弱的浅绿色火光,甚至亮过了夜空里稀疏的星辰。它们缓缓地漫天飞舞着,在江雪的蓝色眼瞳里投下了一条璀璨的银河。

江雪不得不承认,这是很美的。

“萤火虫用来发光的生命,只有五日。”

宗三慢慢地开口。

“兄长一定在为这样短暂的生命感到惋惜吧。但是啊,能够这样灿烂地活过一次,也是很美很美的……”

宗三的声音变得痴迷起来,他扣紧了江雪的手指。

“要是我变成了这种美丽的生物,只用美丽地燃烧一次……”

“宗三。”江雪拉过宗三,将他扣在怀里。他用拥抱阻止了宗三接下来的语言。他知道他想说什么,他不愿意听到那些话语。

“哈哈……抱歉。明明约会应该是开心的事,我却说了这些有的没的。”宗三在江雪的怀抱里停留了很久才抬起脸。他的笑带上了一点凄惶与哀伤。

 “那就说点让人开心的话。”江雪伸手遮住了宗三的眼睛。在接吻之前,他给了他只属于自己的温暖暗色。 
 

——“比如,我爱你。”
 


在这无人之境,风声湮灭在宗三的耳畔,月光坠溺进他黑暗里的眼睛中。

世界不敢有声。
他的那句“我也爱你”,被淹没在江雪温柔的吻里。
 

 


-FIN-

 
 
 
 
 
 
 
 
 

附录:《无人之境》歌词。

作词:黄伟文

作曲:Eric Kwok

编曲:Eric Kwok

监制:Eric Kwok

让理智在叫着冷静冷静 还恃住年少气盛

让我对着冲动背着宿命 浑忘自己的姓

沉睡的凶猛在苏醒 完全为你现形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叫太易动情

但我喜欢这罪名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証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好想说谎 不眨眼睛 这爱情无人性


若世界陷进大骗局里面 朋友亦难以发现

共你隔着空在秘密通电 挑战道德底线

如若早三五年相见 何来内心交战

我信与你继续乱缠 难再有发展

但我想跟你乱缠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不敢有风 不敢有声 这爱情无人証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好想说谎 不眨眼睛 似进入无人境

即使间 整个约会情调幽暗似地下城

还是算温馨

多么想 跟你散步桥上把臂看着风景

但是我清醒

月亮 总不肯照亮情欲深处那道背影

你我像快快乐乐 同游在异境

浪漫到一起惹绝症


不想说明 只想反应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L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