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刀剑乱舞/烛青】烟吻

看到了有太太产出了烛青二人的抽烟时的样子,一闪而过的脑洞。

现代paro,职场的二人,烟友变恋人的设定。

( 鼓起勇气艾特一下这位太太@杂 感谢太太产出了好吃的烛青粮食, 也是看到了您用心创作的图片才有了这样的脑洞,非常谢谢!笔力不足,可能描写得不够到位,请大家多多包涵><)

==


1.

铝制烟盒在青江指间打了个转,轻轻磕在桌上,半截香烟露了出来。青江凑过去咬在嘴里。

一蹬脚,旋转椅向后退了些许。青江把腿架在电脑桌上,在衣服里摸起打火机来。窸窣的动静估计吵醒了身后的人,烛台切从桌上支起肘,揉了揉眼睛:“几点了?”

“凌晨三点二十。”青江看了一眼挂钟,“你再睡会儿吧,我一个人能做完。”

又过了几秒,他转过转椅:“打火机给我。”

“你又要抽烟。”烛台切叹着气,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丢了过去。

“熬夜加班卖命,当然要补补身体。”青江扬了扬下巴,一抬手牢牢抓住扔过来的打火机。单手半拢着擦亮了打火石,淡蓝色火舌舔亮了烟草。青江眯起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

“抱歉抱歉,刚刚撑不住睡着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响起,烛台切输入着自己的锁屏密码。趁着窗口恢复的空档,他拉开抽屉掏出一盒烟,在手里倒了一根,转了转夹在指间。

“前辈,打火机。”他冲着青江的背影开了口。

青江轻笑一声,站起身来背对着烛台切晃了晃手:“去天台抽吧。不然这办公室明早没法呆了。”


2.

青江和烛台切都是TR公司的后端开发工程师。两人学历工作经验都相当,唯一的区别是青江主攻信息流,烛台切负责商业平台。青江比烛台切早入职两年,于是就成了前辈。

烛台切经常抽烟,身上总是带着烟味。公司里的女职员每次路过他都要娇嗔地嫌弃一遍:“烛台切先生真是一如既往的男人味啊。”烛台切倒也不介意,他一般会抱歉地笑笑,向她们做出诚恳的保证:“我明天会换衣服。”

同样是喜爱烟的人,青江的待遇就好很多。也许是异性缘好又能说会道的缘故,他得到的评价一般都是“青江君身上总有淡淡的烟草香气呢。”

一日部门聚餐,酒过三巡,青江说有事失陪一下。五分钟后,烛台切在洗手间里看见了背靠着洗漱台抽烟的青江。他把西装脱了下来挂在臂间,只穿着衬衫。领带也被扯了下来。

“原来青江前辈受欢迎的秘诀在这里——抽烟时也要脱下外套吗?”烛台切探过身去,摸出一根烟。青江向旁边退了两步,给烛台切让出了位子:“身体太热了哟——我是说空调温度太高了。”

“真狡猾啊,明明和我一起抽烟。青江前辈看起来却像个素食主义者。”

“素食?”青江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撩过额前的头发,“该说多谢夸奖,还是劝你去看看眼科?”

“啊啊,明明对其他人都很温柔,和我说话却这么不留情面。”烛台切故作大受打击的样子,低头点了烟。

“烛台切君要听原因吗?”

一句抱怨的话突然得到认真的回复,烛台切有点意外。毕竟对方是资质年龄都比自己大的前辈,他看着青江只露出一边的眼睛,慢慢地开口。

“还请前辈赐教……?”

“我也不喜欢你身上的烟味,太冲。我很久不抽希尔顿了。”青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把自己吸了一半的烟递了过去:“试试这个——啊,抱歉,烛台切君大概不想和我间接接吻……”

只是一个随口说出来的玩笑话而已,青江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指间的烟就被烛台切咬了过去。

“我不介意。”烛台切把自己的烟摁灭在台上,叼着青江递过来的烟深吸了一口,冲着他笑了一下。


3.

那一日过后,两人关系变得亲密起来,相处的时间慢慢也多了,于是在一起抽烟成了习惯。闲聊是少数,更多时候是互相沉默着点燃各自手里的香烟。青江平时在公司里是很会说话的,抽烟时却格外安静。烛台切逐渐接受了青江推荐的香烟品牌,自己常抽的那几种也就慢慢放下了。

烛台切以前也被别人劝过戒烟,收过了不少“戒烟专用香烟”的礼盒。可他总感觉习惯的味道是很难改的,收来收去,抽的还是老牌子。他也不知道怎么就着了青江的道儿,但凡那人递过来的烟,自己照单全收。甚至还跟着青江抽了几次女士香烟。那晚青江把头发散了下来,红色的那只眼睛在黑夜里闪着光。夜风猎猎,他靠在栏杆上,向烛台切丢过一根纤细的巧克力色香烟。

“摩尔,前女友留的。”青江冲烛台切扬了扬下巴,“有兴趣试试吧,我觉得还不错。”

那是烛台切第一次听青江提起女友这样的字眼,他没有问太多。他将那支精巧的女烟点燃放进嘴里。滤嘴较细,碳烤巧克力的苦涩味道缓慢而浓郁地充满了口腔。烛台切突然想知道这样接吻是什么味道。他眯起眼看着身旁的青江,那个人的头发在风中飘散着,他的唇边是好看的手指,指间有烟火明灭。他吸了一口烟,转过头冲着烛台切笑:“喂,看入迷了吗?”

烛台切觉得自己被一支女烟醉倒了。他不记得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大概是点了头吧。

在那之后几天,青江又带了几次女烟。黑魔鬼,大卫杜夫,ESSE,品牌和味道没有一次重复。两人一起沉默地点着烟,青江的话比以前更少了。

最后一次抽女烟是一个傍晚。青江把一根粉红色的寿百年摁灭在栏杆上后,突然开口道:“没有了。”

“什么?”

“我说,今天是最后一根了。她留的也算是没有浪费。”青江笑起来,从衣服里摸出一盒新的万宝路,“烛台切君不会对女烟上瘾了吧?”

“不会。”烛台切摇了摇头。他盯着青江打开烟盒时轻巧的动作:“你还要继续?”

“嘴里甜味太重,要清一清。”青江专心致志地对付着烟盒,一根烟刚要拿出来,就被烛台切按住了手。

“明天吧,明天我陪你。”青江今天已经抽掉了整整一盒寿百年。烛台切知道这种烟抽多了会醉,他不是怀疑青江的度量,但是他的眼神明显是涣散的。

“就一根。”

“不行。”

“可是我嘴里甜得难受。”青江眨眨眼,冲着烛台切张开了嘴,“你闻,都是草莓味。”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烛台切看着他的眼睛,语气很坚决。

“只是说的话,我是不会乖乖听话的。烛台切君真是冷淡啊。”青江用舌尖舔过上唇,眯起了眼睛。

烛台切觉得自己大脑空白了几秒。他看着青江,贴上去吻住了他张开的唇。

果然是草莓的甜味,他和前女友接吻时也是这个味道吗。烛台切模糊地思考着,抬手搂住了青江的腰。

青江没有拒绝他的吻。


4.

接吻没有改变两人的关系。烛台切依旧称呼青江为前辈,两人该上班时上班,该打招呼时打招呼,抽烟的习惯也没有打破。烛台切时常在想那一吻是不是一个梦。那晚之后他有一整天都不敢直视青江的眼睛,倒是青江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在工作间隙,青江还会从旁边的办公桌凑过来,自然而然地拿走自己的咖啡杯:“烛台切君今早一天都在发呆,不妙啊不妙。喝点咖啡会好点吧。”

这个人啊。

烛台切也只是苦恼了一天而已。后来他就觉得自己这种犹如少女暗恋一样的心情十分可笑了。又不是情窦初开的中学生,却只因为一个吻而喜欢上一个人,对象还是一个和自己同性别的前辈。自己是做了什么傻事啊。

快下班时后台数据又出了漏洞,作为TR最受器重的两位工程师,烛台切和青江坦然地接受了要加班的事实。烛台切刚准备打电话叫便当外送服务,青江拎着外套在他肩膀上拍拍:“要一起去吃顿饭吗?”

烛台切当然不会拒绝。

外面天已经黑透,是深冬了。刚出电梯,青江就搓了搓双手,向手心哈了一口气:“真冷啊。”

“青江前辈穿得太少了。”烛台切看着那人单薄的背影,想了想,解下了自己的围巾递过去。

“真温柔呀,烛台切君。”青江冲烛台切笑了一下。他接过围巾,胡乱在脖子上绕了两圈,把手缩进了袖子里:“吃点让身体热热的东西吧。”

然后两人一起吃了拉面,青江额前的头发总是掉进碗里。看着他几次试着把头发别到耳后又失败的样子,烛台切终于忍不住替青江把那一绺头发撩起来。他比青江吃得快,后来就干脆一直帮青江按着耳后的头发了。

“真温柔呀,烛台切君。”青江喝掉了汤,又重复了一句。

“这没什么。”烛台切站起身,去结了账。青江在身后磨蹭了一下,对他说:“你先回办公室吧,我要去买打火机。烟也快抽完了。”青江的下巴埋进了烛台切的围巾里,说话时嘴边咬上了围巾的绒毛。

“用我的就好。”烛台切看着青江吃得红彤彤的脸,愣了一下。他迅速地转过身,把手插进兜里。

“那走吧,一起回去吧。吃得好饱。”青江的语气里带着满足。

好险,差点忍不住摸了他的头。烛台切插在大衣的兜里的双手握成了拳头。刚才那句“一起回去吧”给了他一种一起回家的错觉。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真是的,自己在意识过剩什么啊。

“烛台切君真是太温柔了……啊,脸红了哟?”

“拉面的原因。青江前辈也不是一样。”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回到办公楼时,公司已经只剩他们两个了。烛台切伸手开了灯,青江拿来两袋速溶咖啡。两人一前一后地坐在自己的电脑前,指针指向了晚上八点。


5.

烛台切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才发现自己敲的最后一行代码还停留在四个小时前。漏洞已经清扫得差不多了,后台都是青江一个人的记录。烛台切有点内疚。

“应该好好道歉。”——这样的想法在烛台切的脑海里浮现出来。明明已经到了天台,烛台切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点烟。他看着青江在风中飘起来的头发和好看的侧脸,几次想开口却欲言又止。

“我说,烛台切君,一直这样看着我是想说什么吗?”

烛台切知道青江喜欢说这样暧昧不明的话。他突然玩心大起,郑重地点了点头:“我有一句话一直想说很久了。”

“诶——是吗?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哦,说出来也没关系。”青江吐出一口烟,冲着烛台切笑。

“说出来后青江前辈会不会讨厌我呢?这是我所担心的事。”烛台切认真地说着,他突然觉得自己快要把自己骗过了。

“是烛台切君的话,说什么也没关系。”青江眼里的笑意更深,他熄了烟,看着烛台切的双眼。

“对于这件事我感到非常抱歉……”烛台切心里一慌,结结巴巴地说着。他知道要是再玩下去,自己真的忍不住会说出“喜欢你”这样的话。

“不会的哟。我从来不怪烛台切君。”

“啊,是吗……”烛台切松了一口气,愣着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他有一种自己上紧了发条却依然悬空的无力感。

“……那就好,青江前辈没有生气真是太好了。”

“然后呢?”

“……什么?”烛台切一愣。

“不打算继续了吗?烛台切君。剩下的话,不想试着说说看吗?”

“我……不知道……”对方带着引导性的话语让烛台切一下反应不过来,他退后两步,几乎是有些无措了。

“哎呀哎呀,看来是我自己想多了呢……”青江摇了摇头。他凑到烛台切身边,手伸进他的衣服兜里去摸烟盒:“啊,我的烟抽完了。先用烛台切君的应急一下啦。”

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烛台切的身体僵硬起来,青江飞速跳跃的话题更是让他呼吸几乎一滞。他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要跳出来了。

不是想要开玩笑。

也不是想要对“加班时睡着”道歉。

真正想说的话,再不说就说不出口了。

“青江。”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紧紧握住了青江伸过来的手,视死如归地开了口,“我喜欢你。”

青江看着烛台切,慢慢地笑起来。他凑过去贴上烛台切的脸:“这不是说出来了吗?”

这下烛台切是彻彻底底把自己玩进去了。


6.

他们第二次接吻时,嘴里都带着万宝路和咖啡的味道。这次亲吻比上次持续得时间长得多,两人都有些招架不住。这一吻结束后,烛台切指间的香烟早已燃到尽头,烟灰掉落一地,差点烫到了自己的手指。

“不应该吃拉面的。”青江含糊地说,“确定交往的第一天,却吃的这么随便。”

“我很会做饭,以后都做给你吃。”烛台切拉紧了他的手。

“嗯?原来烛台切君会做饭。那会做甜点吗?我喜欢吃蛋挞。”青江眯起眼。

“会的。”

“做家务呢?”

“当然会。”

“做爱呢?”

烛台切用第三次亲吻回答了他:“前辈的发言太大胆了。”


7.

漏洞终于修补完毕,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青江用力伸了一个懒腰,靠在烛台切的肩膀上打着哈欠。

“睡一会儿吧?你一晚上没睡。”烛台切用围巾裹住了青江的手。青江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把烛台切的手拉了过来。两个人的手在围巾下交握着,逐渐暖和起来。烛台切看青江已经睡着了,把他轻轻横抱起来走向公司的休息室。

有提早上班的员工来了,烛台切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喝着咖啡和大家打着招呼。不一会儿,他看见自己上司的身影。他站起身,礼貌地鞠躬:“早上好。所有漏洞都修补好了。青江前辈正在休息室补眠。”

“你和青江君都辛苦了,会好好奖励你们二位的。烛台切君也去休息吧。”

“是。还有一件事……我把我的办公位移到青江前辈旁边了。虽然窄了一点,但是两个人一起加班时比较方便。”烛台切紧张地说。

“啊,我看见了。既然你们觉得方便,那就这么定了吧。记得和旁边的同事说一下。”

“是!”


8.

办公室恋情,对象还是比自己大的前辈——

烛台切带着从楼下买来的蛋挞进了休息室,反手锁上了门。他看着青江在沙发上的睡颜,不自觉地微笑起来。

——啊啊,自己是做了一件多么傻的事情啊。




-FIN-

评论 ( 18 )
热度 ( 137 )

© L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