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刀剑乱舞/烛青】恋爱脑

刚刚点了很多推荐,刷屏抱歉,赶紧发个粮!

延续了烟吻的职人设定,可以看作是后续的一篇文……

我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的职场paro。

大概是傻白甜?恭喜烛台切邀请同居成功

===


1.

和青江交往后的第三晚,烛台切失眠了。凌晨三点的夜晚,他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不知道多少次,忍不住又拿起枕边的手机。荧荧的屏幕上,青江两小时前发来的短信仍然亮得晃眼。

「那我睡啦,明天见。」

烛台切看了好几遍,才把手机扣在胸前,闭起眼强迫自己入睡。他努力不去想象青江回短信时的样子,可是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人的青绿色长发,与猫瞳一般的眼睛。

几乎是不用太费力,烛台切就感觉自己看见青江了——他会在被窝里缩起身体,松散的头发凌乱柔软地落在一旁。因为要在黑暗中打字,他大概会眯起那双好看的眼睛。他的手指快速地在手机屏幕上移动着,就如做编程时一样利落。在觉得肩膀酸痛的时候,他大概会稍稍放下手机,从被窝里伸出手臂——

——直到伸手捞了个空时,烛台切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多么傻的妄想。他缩回手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狠下心把手机关了机。烛台切暗暗告诉自己,明天上班时一定要鼓起勇气邀请青江来自己家里住。

毕竟,已经是恋人了啊。


2.

昨晚的失眠差点害得烛台切迟到。他赶到公司时,电梯正要合上门。他急忙在电梯关上门的前一秒挤了进去,低头小声地不断说着“抱歉”。

“真是难得,烛台切君这么慌张的样子。”

青江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时,烛台切在心底暗叫不好。他偷偷从电梯门的反光里确认了一下自己的领带有没有系好,才慢慢抬起脸,尴尬地向同在电梯里的前辈打着招呼。

“早上好,青江前辈。”

“早安哟。”青江笑着抬起手晃晃,侧身给他让出了更大的位置:“这么匆忙可一点也不帅气啊?”

这都是因为谁啊。烛台切只是这样想着,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口:“是,以后不会了。”

要不是电梯里还有其他人,以及监控摄像头。他真想按住青江的手,用一个吻堵住那个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就是青江那样的语气,才如猫爪一样挠得自己心痒。

反正今晚就能让前辈来自己家住了。绝对不可以失败。烛台切深吸一口气,在电梯里回忆着昨晚自己反复练习的台词。两人一前一后打了卡,刚刚好在迟到之前坐定。到了办公室,青江端着咖啡在烛台切身边坐下,支起肘托腮看着身旁的人微笑。

“烛台切君今天看起来怪怪的呢。”

烛台切被看得心里发慌,故作镇定地拉开抽屉想去拿钢笔,回过神来一根香烟已经握在了指间。

“在说什么啊,青江前辈。”

“哎呀,一大早就要抽烟吗。好好工作别拖前辈的后腿呀。”青江把咖啡推到烛台切面前,转回转椅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烛台切看着手里的香烟,愣了一秒,暗骂自己今天怎么如此不在状态。他努力集中注意力把摊在桌前的文件翻开,想赶紧摆脱那些有的没的想法。可青江打字的手指不合时宜地闯进了烛台切的视线余光。烛台切不得不承认认真工作的青江非常迷人。他的手指修长,指节明晰。衬衫袖口露出的手腕比自己的要细一些,应该很适合握在手里。

在键盘上快速敲击的手停下了,烛台切的眼前突然出现青江放大的脸。

“到底在出神什么呢,烛台切君。”

“不,没什么……”烛台切向后靠了靠,有点慌乱地避开了青江近乎贴上自己的额头。

呼吸,太近了。

“……是吗。”青江坐了回去,双手托腮看着烛台切:“烛台切君不会是传说中的恋爱脑吧。”

“没、没那回事。前辈快工作吧。”烛台切恨不得把脸埋进键盘里。


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话断断续续贯穿了整个早上的工作,直到午休的时候,烛台切才急忙逃进公司的咖啡间,给自己加了一杯无糖的纯黑咖啡。

好想吸烟啊。烛台切叹着气,向口袋里摸着香烟盒。旁边同样喝着咖啡的同事们正在闲谈着,青江的名字突然被提到了。

“说起来,青江前辈好像要跳槽了?”

“诶——骗人的吧,很厉害啊,那个青江。老板不会放他走的。”

“别猜了,是晋升啊,晋升。去总公司喔,青江的能力绝对没问题。”

“啊好遗憾,公司里本来就没什么帅哥啦——”这是女同事的抱怨。


烛台切的香烟盒掉在了地上。他向旁边的人道着歉,弯腰去拾起烟盒的手指却有点发抖。在,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

他长吐一口气摇摇头,端着咖啡快步回了办公区。青江不在,他正要打算去天台找人,旁边的上司向烛台切招了招手:“喂,烛台切君——这边,有点问题需要处理,你来搭把手吧。”

烛台切只觉得窝火,但也只能忍着。他胡乱地把领带松了松,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转身去帮忙了。


3.

不过是一些临时BUG的修复而已,但任务繁琐而细碎,烛台切大半的午休时间都浪费在了上面。等到他再次看到青江时,已经开始下午的工作时间了。

在烛台切打开电脑前,青江把一杯果汁放在了他的桌上:“这个,尝尝吧。楼下买的,味道还不错。”

“……谢谢。”烛台切有点闷闷地回答。他莫名有点对眼前这个人感到生气——生气于不告诉自己工作的调动?还是比自己更加游刃有余,而显得自己这样孩子气?烛台切自己也不清楚。

“烛台切君恢复过来了吗?早上的状态,有点让人在意。”

“……嗯,已经没事了。”烛台切把果汁放在一边没有打开,拉出电脑键盘,调整了一下办公椅:“那么,我要开始工作了,青江前辈。”

青江疑惑地看着烛台切,也没再多问,也回到自己的办公位了。


烛台切感觉自己打字的力度都比平时大了不少,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但心口的酸闷感清楚地提醒着自己,这全都是因为太在意青江了。

——怎么自己还是像个中学生一样啊。

敲完最后一行代码的回车键,烛台切把青江给自己买的果汁拿在了手里。莓类混合果汁,草莓,蓝莓,好像还有别的什么。烛台切打开了杯盖喝了一口。

好甜。

这甜味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一点。烛台切盯着杯子上的图案,出神地想着,无论如何,今晚也要让青江到自己家里来。至少要他答应和自己同居这件事。

下定了决心一般,烛台切一口气把剩下的果汁全部喝掉了。过于浓郁的甜味在他口腔里蔓延着,他侧头偷偷去看青江的办公桌。那个人青色的头发垂在脸侧,看不清表情,好像在翻阅文件。

……没办法,就是喜欢啊。

就是喜欢他。

这真的是没办法的事。


4.

下午的工作也结束了。今天没有加班。

青江一向走得很晚,等他收拾好公文包和文件,公司的人已经散得差不多了。他正准备站起身来,被旁边的烛台切一脸紧张地抓住了胳膊。

“青……青江前辈,我有话和你说。”

“……?”青江重新坐下,他今天一天都被烛台切的异常情况搞得疑惑极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也跟着有点紧张起来。

烛台切慢慢地深呼吸着,两个人的转椅调整成了面对面的位置。他们仿佛要进行一场什么很严肃的会谈一样。

“前辈……”

“嗯?”

“……”

烛台切脑内早就想好的措词突然又被打乱了,他避开青江的目光,故作镇定地开口:“谢谢你的果汁。”

“……哈?”

“然、然后。我想邀请前辈和我住在一起……就是,那个,同居。”烛台切觉得自己快把舌头咬掉了,他闭上眼睛,心想完蛋了。

“可以啊。但今晚可能不行……要搬家还是挺麻烦的……烛台切君?”

青江伸出手在发愣的烛台切眼前晃晃,又敲了敲他的脑袋:“你该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而不对劲了一整天吧?”

烛台切回过神,他还没来得及消化“青江答应自己了”这件事,又急忙抓住了青江的手:“还有,我听说前辈要离职了,是真的吗?”

他比刚刚更紧张了。

“……啊,的确有个晋升机会来着……”

烛台切握着青江胳膊的手微微松开了,他的语气里有掩饰不住的失落:“我知道了。前辈……真的很优秀呢。”

“——但我答没答应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青江伸出双手,把烛台切的脸用力拍了拍:“振作起来啊,烛台切君!今天你绝对是恋爱脑了吧!我是想留在这里的,一切都习惯了——何况你也在这里。”

烛台切被拍得有点迷糊,他突然觉得今天的自己一天都傻到不行。他把青江的手握住,连带着办公椅一同向自己拉近。烛台切叹着气,紧紧地抱住了青江。

“唉,太逊了……我真是。”

“知道就好。”青江拍拍烛台切的后背。

“今天一天都……让前辈担心了。”

“笨蛋吗。”

“……好想接吻。”

“这里有监控摄像头——虽然我是没什么所谓。”

“那,去我家吧。今晚。”烛台切抬起脸,认真地看着青江:“搬家什么的,明天交给我就好。”

青江微笑起来,眯起眼看着烛台切:“烛台切君也这么会说话了……好啊,我们要坐哪一班电车回家?”


5.

电车还是这么拥挤,可是烛台切从没觉得这样让他挤到心跳加速过。他拽着扶手,把青江圈在自己怀里,手臂隔开了旁边上下车的滚滚人流。

“烛台切君真温柔。”青江抬起脸看他。

“因为人太多了……”烛台切低下头和他对视:“快点到家就好了。”

“在家里会更温柔吗?”

烛台切微微收紧手臂,几乎是搂着青江,点点头:“当然了。”

“嗯。”青江没有再说更多,重新看向电车外飞逝而过的广告牌。

过了一会儿,青江又转过脸看了过来,唇角挂上招牌的笑容:“粗暴一点也没事哦?”

烛台切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青江在指什么,他脸一热,伸手把自己的围巾挂在了青江的脖子上。

“真是的……”

烛台切第一次觉得电车站与站之间如此漫长,他明明是想抱怨的,但又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的,前辈总是这样。”


明明是满心期待的邀请,却让自己纠结到几乎到了烦心的程度。明明是甜蜜的对话,却让人想要抱怨着把这个人搂紧。

这就是他所说的恋爱脑吧。


烛台切这样想着,在人头攒动的电车上,偷偷在青江的头顶落下一吻。


6.

电车到站了。

烛台切拉着青江的手从车站出来,在已经完全天黑的路上牵着手向前走着。路灯有些昏暗,烛台切看着青江的侧脸,心里充满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

他们,在一起回家啊。

“在傻笑什么呢,烛台切君。”

“在想,我果然是很喜欢青江前辈啊。”烛台切诚实地承认。

“是这样吗……”青江也笑起来,在路灯照亮的最边缘地段站定了。他抬起手摸着烛台切的脸。

“那,来接吻吧。”


7.

一吻完毕,烛台切搂紧了青江,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口腔里的果汁味道还没有完全散去,两个人的吻都带着水果的甜味。

“回家吧。”

“好。”

“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拉面?”


青江笑着把手伸进烛台切的大衣口袋里,两个人的手交握着拉紧了。

“好,那就拉面。”烛台切也笑。明明没什么好笑的,他却一直露出微笑。

原来恋爱脑是这么幸福的事。

他把青江的手攥紧,在这个冬夜,他们两个人的手都热乎乎的。两个人一同朝着回家的方向出发了。





-FIN-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La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