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

墙头多且杂,冷cp爱好者。

【刀剑乱舞/烛青】课后辅导的正确方式(一)

校园paro。本来是情人节贺文,但是因为自己的爆字数体质,只好先分章节……

           虽然这章全都是歌仙    

===

1.

青江专心地拆着手里的巧克力,银色的锡纸包装被他揉成一团。他刚咬下一块,就感觉脑袋后面被敲了一下。青江差点噎住,回头看见后排歌仙的脸。

“这节课是比较文学,你也来上?”

“上节课是我的美术史啊。”

“那是上节课了。喂,你接下来还有其他课吧?再不过去要迟到了。”

“不想去了——这个教室里比较暖和。”青江眯着眼,用舌尖把化到一半的巧克力推出来给歌仙看:“要不要吃巧克力?”

“不用了。我说,这个老师今天要让我们做论题报告……青江!“

歌仙看着青江慢吞吞地从包里拿出素描簿,又在口袋里掏着笔,完全没有要走的样子。教室的人越来越多了,两侧的投影仪的幕布缓缓放了下来。

“……随便你了,一会儿我不会救你的。”歌仙叹着气,用手上的笔去戳了戳青江的后背:“喂,头别抬那么高,我要看不见前面了——你在看什么啊?”

青江突然坐得笔直,他用力仰起头,好像在努力看着前面。过了一会儿他转过身,神神秘秘地对着歌仙小声开口:“那个人,是谁啊?”

“哪个?”歌仙也只好俯着身,配合青江咬耳朵。

“那个啊,穿西装的,感觉不像学生……现在去开电脑了。”

歌仙直起腰,顺着阶梯教室的座位一排排看了下去。

“是中村教授的助教,这学期刚来的。”

“名字呢?”

“我怎么会知道啊……对了,好像,叫什么烛台切来着。”

“诶……这样吗。”青江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顺手从歌仙桌上顺走了一本课本。歌仙小声地“喂喂”了两声,都被青江无视了。

教室的人基本已经坐满,两个投影幕布上显示出了课件的第一页。歌仙看着青江装模作样地在自己课本上写写画画,叹了口气,从眼镜盒里取出眼镜戴好。

六十多岁的中村慢慢走进教室,原本充斥着交谈声的教室逐渐安静了下来,只有翻书的声音刷刷地响起。作为文学院的核心课程之一,这门课比起其他课更有传统课堂的风格。老教授的威严占了很大一部分。不过大概也是因为中村的老花眼越来越严重的缘故,似乎电脑操作都需要助教帮忙。此时此刻,烛台切正在替中村教授装着教学用麦克风。

“喂,歌仙。”青江又转过来。

“嗯?”歌仙耐着性子,用气音搭理了他。

“一会儿记得救我。”青江眨眨眼,好学生一般地重新认真坐正了。

 

2.

“……所以,即使王尔德也在某种程度上赞同尼采的个人主义……”

中村沙哑的声音慢悠悠的,透过麦克风回荡在教室里。歌仙眼睁睁地看着本来正襟危坐的青江一点点、一点点地瘫下来,最后整个人趴在桌上。

歌仙实在看不下去了,拿笔去戳青江:“快点坐好。”

青江蔫蔫地坐起来,过了一会儿又瘫了下去。他用笔在素描本上写了个大大的“无聊”,竖起来给歌仙看。坐在歌仙旁边的女生也看到了青江的素描本,捂住嘴偷偷地笑。

歌仙决定装作不认识青江了,他想,让他自生自灭吧。

这个想法持续到了两小时课堂的课间,青江忧愁地转过来,两只手扒住了歌仙的桌子:“太无聊了,我睡着了两次。”

“那你还不快去上自己的课……”歌仙扶额:“把我的书还给我,你都压皱了。”

“可是我喜欢那个烛台切嘛。”青江抬起脸:“喂,你们的小班讨论上他会来吗?”

歌仙愣了很久才消化了青江的前半句:“……什么?”

“是我的菜啊,那个人。”青江一只胳膊搭在桌上,转过身去用目光在教室里找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长得还不错,我还蛮感兴趣的。”

歌仙知道自己这个损友一向容易语出惊人,但是还是结结实实地吓了一跳:“你没发烧吧?”

青江捉过歌仙的手在自己额头上摸了摸,轻快地丢下一句“我去下洗手间”,就从座位上溜走了。

 

3.

下半节课开始了十分钟,青江还没回来。教室早就重新恢复了教学状态,中村正在挨个点人起来阐述期末论文的论题。烛台切站在过道中间,给每个站起来回答的学生递上话筒——中村老先生的耳朵也不太好了。

歌仙看着前面青江的座位开始胡思乱想,不知道怎么回事,比起“不小心被锁进洗手间”和“迷路了找不到教室”这些原因,他觉得青江可能是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今天不正常,回家疗养去了。

第四个学生讲完之后,教室后方的门咔哒一声开了,在所有人都安静的空隙时间里,这一声咔哒显得格外引人注意。大家几乎都下意识地转过头看了过去,歌仙也看了一眼,然后不忍心地闭上了眼。

青江有点发愣地看着向自己看来的所有人,然后他看到了也眼带疑惑的烛台切。烛台切站在过道的阶梯上,刚接过学生递还回来的话筒。

中村慢悠悠的声音响起来:“……啊,那个,就让他继续吧。那个站着的……迟到的。”

烛台切点点头,向青江走过去。

歌仙在心里默念着对不起。他本来就有尴尬恐惧症,现在更想立刻瞬间挖个地洞钻进去。他后悔没早点把青江赶走。

青江看着一步步走过来的烛台切,蹦出了两个单音节。

“……什么?”

“中村老师想让大家都聊聊自己的期末论文,简单说一下就好了。”烛台切冲着青江微笑,他把话筒递过去,示意青江拿着。

青江接过话筒,他在这一瞬间体会到了什么是宇宙级别的尴尬。他看了看烛台切,又看了看讲台上正在喝茶的中村教授,再在人群中看到了双手捂脸的歌仙。

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第一次交谈!

“嗯……那个,我是青江。”青江清了清嗓子。

歌仙在心里大喊现在坦白还来得及!他祈祷着青江能够早点梦中初醒,早点知错就改,早点重新做人。

“嗯,青江同学有什么想说的吗?”

“其实呢,关于我的论文……”

歌仙眼前一黑,心想完了。

“……嗯?”烛台切歪了歪头,露出鼓励性的微笑,等着青江的下文。

“我对王尔德很感兴趣……他是个同性恋,因为这个,还被起诉了。“

教室里引起了一片微小哗然后的噤声,歌仙感觉自己要崩溃了。他在心里后悔了一百万次自己不该在以前给青江讲王尔德的生平故事。

“……是的,但是光是这件事作为论题还不太深刻。你是想说那次审判和他的后期文学作品之间的关系吗?比如瑞丁监狱之歌……”烛台切也有点惊讶,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顺着青江的话接了下去,想给这个学生一点继续聊下去的方向。

“嗯,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烛台切老师愿不愿意课下指导一下我?”

青江故作镇定地看向烛台切的蜂蜜色眼睛。即使他单手捂住了话筒,但这句话还是以不轻不重的音量被所有人听到了。已经绝望的歌仙听到了身边女生忿忿地说“狡猾”的声音。

烛台切没有直接回答,转过身看着中村。中村老师推了推眼镜,伸出手做出了“请便”的手势。

“明天早上九点到203办公室来。”烛台切点点头。他一边把话筒拿了回来,一边小声回答了青江。烛台切侧身给青江让出位置,示意他快点回到座位上。

 

4.

中村老师宣布了下课,教室里的人慢慢变得稀疏起来。青江从座位上站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转过来看着歌仙。

“歌仙……”

“你等一下。”歌仙把青江的话头抢过来,指了指青江怀里的书:“先把我的书还给我!”

“不,我要借回去看。”

“你是学美术的,就不要来看文学院的书了……等等,我还没和你算刚才的账,你太胡来了……”

“我也很想了解你们这门课,不可以吗?”

“少来,你不是觉得无聊又没意思吗?书还给我。”

“我要看的,我还要写论文呢。”青江抱紧了歌仙的课本:“再说了,王尔德是gay那件事我不是记得清清楚楚……”

歌仙气得没话说,转身就打算走。青江急忙跟了上去,在歌仙旁边转悠着不停提问:“那个烛台切应该不严格吧?他不会为难我吧?”

“……我们都挺喜欢他的,他对中村教授也很尊重。”歌仙本来不想理青江,但还是叹了口气回答着。

“我也觉得,不是那么冷淡。不过为什么会戴眼罩啊……”

“青江,看着点路。”

“感觉大概三十岁?也看不太出年龄……”

“青江……”

“没准晚上能一起去酒吧喝上一杯。”

“青江!”

歌仙伸手拉下了马上要撞到前面的人的青江,青江转过身看着歌仙:“你在担心我啊?”

“我担心你再这么傻下去会变成全校鉴赏的奇特物种。”歌仙趁机把青江怀里的书抽出来:“这个我拿走了,晚上还要用。”

“我也只是觉得大学生活多少有点没意思而已,难得遇到了感兴趣的人。”青江突然有点认真地说:“也多了来学校的动力,虽然就一点点。”

“……唉。”歌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他伸手拍了拍青江的肩膀:“只是见第一面就这么说可不行。”

“嗯?”

“书借给你吧,回去看第三章和第十五章。我晚上再给你的邮箱里发点材料,记得看。要争取第二次见面才行,你也注意一点说话的尺度,多少对文学院的老师风雅一些啊。”歌仙的语气也认真了起来,他把书又还给了青江。

两个人交换了一个革命友谊一般的握手后,还急着赶下一节课的歌仙匆匆跑去了另外一栋教学楼了。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4 )

© Lac | Powered by LOFTER